来自 养生 2021-08-24 00:02 的文章

华北制药陷入“收断供”风波:673万的出价落空,

 
 
全国药品集采首个“断供罚款”落在华北制药(600812。SH)。
 
8月20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关于将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列入违规名单的公告》。由于断供和集中采购,华北制药被列入违规名单,未来9个月内将无法参加国家药品集中采购活动。
 
8月22日晚,华北制药发布公告回应此事,给出的理由是公司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不够,相关注册变更政策调整,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无法保证正常供货。8月23日下午,红星资本局致电华北制药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所有公告均无更详细说明。
 
“集采断供”立即影响了资本市场。8月23日,华北制药开盘下跌,市值蒸发17.33亿元。
 
医药行业分析师史立臣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目前药品收供情况并不局限于某华北制药公司。主要原因是采集价格无法覆盖生产成本,其次是遇到突发事件,比如疫情。如果影响产能,就会导致药企断供。”
 
 
 
华北制药陷入“停产风暴”
 
第一张收药和收款的截止票落地了
 
8月20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关于将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纳入违规名单的公告》称,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布洛芬缓释胶囊集中采购成功企业华北制药未按协议在山东省内供应约定采购数量,经多次约谈协商仍未改变。
 
“公司于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弃参选资格,引起山东医疗机构反映较为集中和强烈。”
 
公告称,根据国家通过的第三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0)有关规定,经国家组织的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成员单位集体审议,决定将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取消华北制药参加国家组织的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请资格。
 
 
 
消息一出,就像“地上打雷”。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浙江、河北、云南、湖南等地部分药品断供,涉及董瑞制药、兴安制药、常州思药、杨紫茳制药等多家药企,但一直没有明确处罚。
 
但这一次,全国药品集采首个“断供罚款”落在了华北制药身上,对企业和医药行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华北制药断供风波起源于2020年8月20日第三批药品集中采购。当时有4家公司中标布洛芬缓释胶囊,被华北制药停产。除了华北制药,其他三家公司分别是上海新沂田萍制药、珠海润都制药和南京益恒制药。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华北制药开出的价格是四家中最高的——0.3g、30粒包装的价格为8.04元/盒,平均为0.268元/粒,中标省份涵盖了天津、山西、山东、湖北、湖南、陕西、青海7个省份。
 
公开资料显示,7个省份均于2020年11月开始实施国家集采结果,也就是说,华北制药在7个省份从实施到断供,用时不到10个月。
 
华北地区10个月的药品供应量是多少?8月22日,华北制药宣布:“山东省同意采购2511万片。从实施成功的结果到2021年8月20日,公司提供的山东省实际供应量为365万片。”换句话说,华北制药对山东的供应量仅为第一年约定采购量的19.87%。
 
其他省份的供应也不理想:“第一年选定的省市共同意采购7975万片,协议期为3年。从实施成功的结果到2021年8月20日,公司实际供应平板电脑1585万片。”
 
公告中,华北制药表示,为最大限度减少对山东省集中开采供应的影响,2021年8月,经与山东省医保局沟通,公司提出放弃中选资格,山东省邀请其他企业对该产品进行补标。8月19日,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去年一起中标的珠海润都药业为华北制药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的替代品。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珠海润都药业中标时报价为0.203元/粒,比华北制药低0.065元/粒。
 
中标金额损失673万元
 
市值每天蒸发17亿元
 
自8月20日收到全国药品集采的第一张“断供罚单”后,舆论持续发酵。华北制药曾因布洛芬缓释胶囊利润低、原材料成本上升而受到质疑,于是干脆选择了“躺平”。
 
面对质疑的声音,华北制药终于在8月22日晚做出回应。对于“断供”,华北制药解释称,一是因为生产单位相关负责人不够重视,资源配备不到位,相关工作进展缓慢;二是根据国家最新相关规定,公司需要提出变更布洛芬缓控释制剂生产批次的申请,但本次变更为重大变更,注册申请需提供3-6个月的稳定性研究数据并上报,导致扩建项目申请、审批流程延长6个月。此外,疫情还迫使生产现场处于封闭状态,进一步阻碍了相关工作。
 
此外,华北制药还表示,由于布洛芬缓释胶囊扩产项目尚未获批,项目获批时间、能否获批、其他省份供应情况存在不确定性。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华北制药2020年年报也提到:“2020年受疫情因素影响,终端药品需求大幅下降,化学药品市场销售受阻,人民群众防疫常态化也减少了用药数量,市场恢复缓慢。销量下降、就业不足、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升,降低了医药产品毛利和公司整体毛利。”
 
据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称,布洛芬缓释胶囊并非公司业绩支柱产品,对其2021年业绩影响不大。该产品2020年销售收入50.22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0.0044%。2021年1-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金额方面,根据山东省的供应情况,损失的中标金额仅为673万元。
 
尽管华北制药已发表声明称业绩影响不大,但“断供风波”迅速蔓延至资本市场。8月23日,华北制药开盘跌停,收盘报9.11元/股,跌幅9.98%,当日市值蒸发17.33亿元。
 
 
 
资本市场的反应可能不是来自对布洛芬缓释胶囊销售收入的担忧,而是华北制药被列入“违规名单”,在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期间被取消参与国家集采资格。这意味着,华北制药可能错过第六轮全国集采。
 
8月23日下午,红星资本局致电华北制药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所有公告均无更详细说明。
 
许多制药公司收集并切断供应
 
专家:这种惩罚有威慑作用
 
对于华北制药断供的原因,医药行业分析师史立臣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目前,已收药品断供并不仅限于华北制药一家企业。主要原因一是集采价格无法覆盖生产成本,二是遇到疫情等突发事件会影响产能,导致药企暂停供货。”
 
其实华北制药并不是第一家断供收药的制药公司。
 
2020年6月,云南省医保局和北京医药阳光采购平台先后公布了供不应求的药品和企业名单,其中云南省医保局披露了8种供不应求的产品,分别是恩替卡韦、阿托伐他汀钙和氯屈膦酸钠。涉及的供货企业有苏州董瑞、兴安药业、常州思药、杨紫茳制药集团江苏制药、国药集团荣盛制药、韩晖制药、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湖南华纳制药厂。
 
2020年11月,北京医药阳光采购平台发布公告称,因蓬莱诺康药业二甲双胍片、南京昌奥药业匹伐他汀钙片短时间供应不足,增加3个月过渡期。
 
然而,华北制药是第一个被处罚的。医药行业分析师石立臣对红星资本局表示:“对华北制药的处罚对其他医药公司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以前没有因为断供而受到惩罚。”
 
华北制药,曾被称为新中国医药工业的摇篮,是中国最大的化学制药企业之一,从事医药制造已有60多年。
 
华北制药在抗生素领域具有传统优势,主要从事医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涉及化学药品、生物药品、健康消费品等。,治疗领域涵盖抗感染药、心脑血管药、肾脏疾病及免疫调节药、肿瘤治疗药、维生素及健康消费品等700多个规格。
 
华北制药2020年财务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终端药品需求大幅下降。华北制药营收114.93亿元,同比微增0.31%;归母净利润9732万元,同比下降43.46%;扣非后净利润亏损6191万元,同比下降153.96%。今年一季度,华北制药业绩未见起色,净利润亏损5719万元。
 
8月13日,华北制药三位高管辞职,分别是董事、副董事长、董事会战略(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刘文甫;公司董事、总经理、董事会提名与薪酬考核委员会委员周晓冰;和公司总会计师、财务总监王立新。
 
市场分析认为,随着以量采购品种范围扩大、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深化、促进临床合理用药等政策组合的密集出台,医疗机构药品采购和用药的规范化管理将进一步加强,医药市场集中度将提高。同时,药品价格下降也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