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30 11:42 的文章

粉丝控评难吗?从控制和评价的逻辑出发

一场史无前例的针对饭圈的整治运动正在进行。之前被视为“针进不去,水溅不进去”的饭圈边界终于被打破,饭圈的诸多乱象被遏制,各方面都收缩了,除了粉丝的控制和评价似乎还在一意孤行。
 
在饭圈最令人反感的行为中,粉丝控制和评价肯定榜上有名。看似只和饭圈有关,其实和每个上网的人都有关系。目前,控制和评估仍然没有灭绝。要根除控制和评价,必须厘清控制和评价的逻辑。
 
控制影响互联网生态。
 
简单来说,控制评论就是粉丝“控制”评论。通过粉丝有组织、有纪律、有规模的集体行动,发出对明星有利的评论,大量好评被点赞回复,成为热评,让点击评论的人一眼就能看到;“冷静下来”或报道负面评论,避免它们出现在评论前面。从而引导评论风格和舆论走向。
 
评价不仅注重海上战术,还注重速度、节奏和动作的统一性。评论背后,有组织有序的粉丝支持俱乐部。扶轮社有宣传组、投票组、新闻组和活动组,各司其职,勤勤恳恳。一旦运作起来,有序高效,不亚于业内一流的公关公司。
 
起初粉丝控制的区域仅限于偶像(俗称“偶像”)的个人微博,后来逐渐扩散到公共空间。无论是微博大V,还是网友的个人账号,只要提到明星的名字,粉丝们就会争相抢占评论高地。如果你赞美明星,会有很棒的粉丝在你的微博下留言,感谢你对他家豆的喜爱,欢迎你入坑,告诉你他家豆有多珍惜,并带来各种安利;相反,如果微博批评他家爱豆,各种污言秽语就会涌向评论区和微博私信,试图让你“闭嘴”。
 
如果关于爱豆的负面新闻被曝光,甚至上了热搜,粉丝也可以掩耳盗铃。他们会涌入热搜入口,宣传他家爱豆做了什么公益,登上了什么主流媒体,用正面的新闻流量掩盖那些负面信息;还突出了他家爱豆是一个“正能量”青年,以此证明关于他的绯闻毫无根据,或者根本不是他家爱豆的责任。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网友点击热搜词条,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丑闻”,因为事件本身和真实的评论都被指责丢失了。
 
评论的激增也催生了无数类似于大大小小寄生虫的营销数字。在微博上冲浪的人经常会发现,在几大娱乐账号下,经常会有几个熟悉的面孔第一时间留言。这些账号有一些共同点:头像是帅哥或美女的剪影,账号加了金V,微博粉丝数十万,点击微博是私信投稿互动或者一些小广告...这类营销号的生存策略是:在娱乐V的评论区刷存在感,慢慢刷成评论区的“意见领袖”。让人无法忍受的不是他们的“寄生”,而是他们为了抢占评论区首页,第一时间吸引网友的点赞而自导自演(回复自己的评论),煽风点火,制造眼泪。
 
这就是恼人评论控制的根源:它腐蚀了整个评论生态,原本是属于大家的评论区,各种意见可以在这里碰撞,最后变成了粉丝的大规模受众,营销号的低级表演舞台。网友很难求助于普通路人的真实意见,也失去了表达的兴趣。
 
粉丝的评价不仅毒化了微博的空间,也在豆瓣评分成为影视剧口碑的关键参考指标时横扫豆瓣。只要爱豆的作品刚刚发布或开播,粉丝们就会在豆瓣上打出四星五星,进行全方位的胡说八道,吞没路人的真实评论,让豆瓣的评论体系面临严峻挑战。
 
在了解到豆瓣老号权重较高的反水军机制后,不少粉丝开始在豆瓣上“养号”,提高账号权重。此前,一位图书编辑在豆瓣发文,指责一位拔尖粉丝在豆瓣养号,导致他编辑的《记忆记忆》页面上的短评成为灾难。记忆记忆是一本23万字的书,光注释就有200多条。这样一本又长又小的书不容易读,但一天之内有上百条标注“读”的评论,大部分来自一些拔尖的粉丝。同时,《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一些经典作品也受到了冲击。
 
可以说,粉丝评价是简体中文互联网最恶心的现象之一。看似只是饭圈的行为,却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只要我们想上网,就可能会遇到来自控制和评价的干扰。
 
从法律角度看,评价控制是一种违法行为。该负责人明确回应称,“评价管制”涉嫌违反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可以提交充分证据并向当地市场监管部门举报。现在的困难是执法难度大,实践中的可能性太小。这不仅需要平台从技术层面不断完善反控评估和反水军手段,也需要国家相关部门的宏观调控,使控制评估更具可操作性。
 
做“面条”。
 
众所周知,评价控制的目的是为偶像创造“覆盖面”,让数据好看。比如某主流媒体的微博同时提到了几个流量明星的名字,评论区就成了几个明星的人气战场。事实上,他是在向外界宣布谁的人气第一。
 
“排面”意味着流量,流量意味着资源。流量越大,代言越多,片酬越高,剧约越多,人气越高。
 
“流量第一”“唯流量其次”是近年来娱乐圈最突出、最耀眼的现象之一。评价控制的“面对面”已经成为流量水平的直观表现。明星一方紧盯不放,球迷支持俱乐部的评价控制团队从不放松。
 
粉丝因此滋生了“数据达尔文主义”的思维。只要爱豆的数据漂亮,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哪怕你夸大或者虚假宣传。粉丝对控的评论几乎都是“满吹”“满夸”,而且总是“绝对”“xxx啊啊啊啊”“快递xx”。有时候会列出爱豆的成就,比如在几大期刊上发表过多少次,获得过多少大牌代言。毕竟本身的工作没有成绩,只有这些才能发挥。
 
更夸张的造假体现在流量明星微博的点赞数据上。如今,只要你点击任何流量的微博,很大一部分转发量都来自所谓的“数据群”,是粉丝的小号生成的,或者是第三方公司刷的。此前,微博某顶流转发量超过1亿元,媒体爆料大部分转发由数据公司完成,涉案App不到一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微博随后表示转发量的极限值为“100万+”。但目前任何一个顶流的每一个“100万+”转发微博,都可以说无一例外地被粉丝数据群刷掉,实际转发数可能有几千条。
 
从本质上来说,顶流微博的转赞是一种“证伪”,它创造的“面条”其实是一个“楚门秀”。然而,正如电影中所透露的,即使参与者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们也不愿意从中“醒来”,因为他们从假中获利,有自己的需求。
 
就爱豆本人而言,虚假流量是他们的根基,流量是他们的“门面”,是圈钱的武器;对于制作方来说,即使是虚假的流量,也能帮助影视作品获得更多的关注,获得一个漂亮的播出数据;对于品牌方来说,虚假流量给足了品牌面,赢得& prime不要让营销看起来打击了水漂;就粉丝而言,造假不打紧。关键是他们在制造假明星的过程中,体验到了一种支配感和掌控感...
 
这一次,花了大力气解决的一个大问题是“流量至上”,“只有流量是从属的”。只有视频网站、制作人和观众敢于拆穿《楚门秀》,切断流量与金钱、口碑与资源的转换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打破艺人和粉丝的流量神话。假流量再华丽,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所以艺人和粉丝可能不会“参与”这个面子工程。
 
此外,要通过技术手段和法律手段加大对虚假“排除”的压力。比如,通过微博的技术手段,监控哪些数据被刷,哪些是营销号,并不难。如果平台下大力气整顿,管控和评估之风肯定会收敛。许多数据欺诈是由第三方公司操作的,这被怀疑破坏了计算机信息系统。如果执法部门违法,自然会少一些人去打官司。
 
反黑逻辑。
 
但是,评价不仅仅是为了“排外”。和饭圈的几位粉丝深入交谈后,不难发现,粉丝控制和评论的另一个主要出发点就是“打黑”。
 
“反黑”是一种反击行为,首先是指有人故意“黑”某明星,故意攻击某明星。恶评、谣言、诽谤是黑子的武器。粉丝认为黑子用语言当棍子,对着他们的爱豆挥棒。
 
一般来说,对艺人的差评有以下几种。
 
首先是路人的差评。这是评论的权利和自由,不允许粉丝干涉。不过有些粉丝确实有迫害妄想症,任何差评都会被视为黑子。路人的差评可能不好听,但好的建议缺耳。让爱豆生活在好评的同一层,闭上眼睛,盲目自大,这才是对他的伤害。吴亦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他出事之前,因为粉丝的控制和评价,很难看到关于他业务能力的差评。吴亦凡也认为自己很强大,他鲁莽行事,最终自食其果。
 
第二种是分不清真假的人身攻击。关键词是从通过网络传播的关于明星的负面新闻中提炼出来的,导致公众认为明星个人道德差、品行不良、号召力差、评价差,从而让公众对明星形成不好的印象,而不是评价作品,而是用所谓的“个性”来评价作品。这种黑评论在豆瓣群、兔区等论坛相当常见。
 
第三个穿着黑色皮衣。所谓“穿黑皮”就是假装是艺术家的粉丝,其实他是艺术家的黑子。之后,他以艺人粉丝的名义,在网上兴风作浪,发表各种令人发指的言论。之后,他故意将这些离谱言论的截图大面积传播,并联合营销造势,让网友认为这位艺人的粉丝素质低、疯狂、狭隘,并引官媒批评。于是,提出了“艺术家失格”的结论,给艺术家的发展制造了障碍。穿黑皮肤非常隐蔽,容易混淆误导,对艺人和艺人粉丝危害极大。
 
四是上网络,以海报的形式曲解、夸大、抹黑明星的立场和倾向,或者以“内幕”、“突发新闻”的名义进行不恰当的联想。这对明星来说已经是公关危机了。
 
比如,当一部顶流新剧经历正常换挡时,很多营销数字都会导致联想:那是因为顶流即将“整顿”了。即使包括Top Stream本人在内的电视台和视频网站都出面澄清,这种关联还是让很多黑粉或路人感到“兴奋”。他们不太担心看热闹,认为自己会再次“参与历史”。假设真的是正常换挡,但这种联想足以让明星和粉丝感到心慌,也会让一些准备合作的品牌产生观望态度,所以谣言的恐吓就在这里。
 
作为公众人物,明星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能有偏见。但不评论不代表“三观不正”,对实际问题的不同意见不代表“歪屁股”。然而,很多黑粉“就像网络上的秃鹫,如饥似渴地寻找死尸”。他们愿意参与揭露和批判“坏人”,认为自己参加了一个公平的聚会,他们欣喜、狂热、永不厌倦、确信胜利、幸灾乐祸。他们愿意把事情做大,这样就可以借助外力“铲除”自己不喜欢的明星。
 
上网的指责相当可怕。因为说到所谓的位置,就很容易变成网络动作。粉丝最怕的是黑子滥用政府的“举报”渠道,比如他们会号召粉丝集体向娱乐行政部门举报投诉,企图通过公权力的力量消灭“异己”。其实,举报谩骂根本不会成功,但谩骂本身不仅危害公权力,还会形成风声鹤唳的氛围。这个时候,爱豆和粉丝有必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你能“自证”,你就能安然度过这场风暴,尽管不可避免的是,有些人在未来仍会执着于它。
 
饭圈资深粉丝告诉我:不是粉丝不知道控制和评价很烦人,而是有时候不得不做。三人成虎,粉丝不排挤舆论空间,也不控制评论“为自己辩护”,会给黑子留下黑色空间,黑子可以随意用谣言的棍棒打其他艺人。
 
只要黑子存在,只要有涂抹的可能,粉丝的控制和评价就很难消失。这时,控制和评价起到了类似“辟谣”的作用。让被告法官“用魔法战胜魔法”当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应该考虑的是:如何避免失信?如果抹黑失败,粉丝自然不用陷入零和游戏,必须控制和评估。
 
一方面,需要对公众人物的道德提出更高的要求,但所谓“不道德的艺术家”的定义要更明确;包括惩戒措施,比如行业抵制了什么行为,抵制了多少年,应该更加明确,有章可循;而不是“一刀切”,或者让舆论充当“法官”,根据民意来判断。舆论的审判功能一旦被放纵,舆论就可能被利用。正如孔飞力所描述的那样:“这是一把上膛的武器,扔在街上,每个人——无论是坏人还是好人——都可以使用它...它为那些害怕被迫害的人提供了一个盾牌;对于想要获得利益的人,它提供了回报;是对嫉妒的人的一种补偿;对于反派来说,是一种力量;对于虐待狂来说,这是一种快乐。”
 
既要重视舆论的流动,也需要理性客观的引导。当人们愤怒的时候,一些主流媒体和文化娱乐管理机构应该保持冷静,谨慎发言,避免迎合舆论,给饭局圈以虚假暗示——认为只要涉及官方机构,就更容易杀人。目前一些黑粉很清楚这一点。此前,微博宣布,有粉丝恶意组织粉丝在媒体评论区等公共空间刷屏,将公共空间视为“社交场”,放大矛盾。对此,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避免正常的报道机制和官方媒体的正常评论成为饭圈铲除不同意见的工具,杜绝打着“爱国”正面旗号的网络暴力和党派之争。
 
 
另一方面,要加强对桓范账户的管理和处罚,对煽动反对、挑起冲突、制造冲突的账户予以取缔和封存,对涉及其他违法犯罪行为的账户予以严惩。这就要求平台认真履行责任,及时发布此类账号,这是平台营造友好宽容氛围的需要,也是平台长远发展的需要。身边很多朋友纷纷退出微博,因为微博里的氛围越来越“不宽容”。这是微博想要的吗?
 
前不久,@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联合14个平台共同发起了《建设清朗网络文化生态自律公约》,其中明确提到“对发布“寻衅滋事或曲解原创内容、激化矛盾、挑动不同粉丝群体相互攻击或恶意攻击观点不同的个人和组织”、“煽动或组织明星粉丝滥用政府举报渠道等扰乱正常社会秩序”等内容的账号,应“限流不言”。这个自律公约的颁布非常及时。我们只能真诚期待平台严格自律,信守承诺。
 
无论是什么形式的管控和评价,都是对正常舆论生态的干预,是对普通网民权利的侵犯,不值得肯定。然而,“合理惩罚”的边界在哪里,更值得思考。让黑子胡作非为造成的粉丝控制和评价的混乱相对轻微,对言论生态和舆论氛围的破坏将是深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