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9-27 11:03 的文章

谢幕后默克尔将留下怎样的“国际遗产”?拒绝

当地时间9月26日,德国迎来联邦议院大选。连任四届总理的默克尔将不再参选,新的联合政府组建后,将有一位新总理接替她的位置。从今天起,默克尔执政16年正式进入倒计时。
 
在她那个时代的谢幕时刻,这位欧洲政治的“顶梁柱”领袖留下了什么“政治遗产”?
 
 
 
2020年12月,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出席欧盟峰会。
 
拜登上任后本打算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但她拒绝了…
 
据外媒报道,今年1月,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决定给默克尔打电话,这是他第一次给外国领导人打电话。这无疑是一次意义重大的象征性行动,表明在特朗普时代之后,美国和德国的跨大西洋关系开始回归正常化。
 
没想到,默克尔直接拒绝了。她有什么更重要的公务和令人信服的理由吗?不是的。拜登的任命是在周五下午。默克尔将在柏林附近的乡村小屋。她在那里度过周末,打理菜园,沿着湖边散步。
 
默克尔的助手警告说,如果她拒绝,拜登将不得不首先与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交谈。然而,默克尔仍然认为这一呼吁没有象征意义,并决定再次任命。最终,两人在下周一左右完成了这件事,那时默克尔结束了周末的工作,回到了工作岗位。
 
 
 
2021年7月,默克尔和拜登在白宫。
 
默克尔对“这第一次呼吁”的漠视,其实符合当下的现实——柏林与华盛顿的跨大西洋关系降温,欧美关系降温。
 
当默克尔在2005年首次当选总理时,她是一个异常坚定的美国盟友。在她即将离任之际,她经历了16年世界政治舞台的变化,与四位美国总统打过交道。在此期间,美国变得更加“独立”,外交政策转向亚洲。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全球崛起。默克尔的想法和做法也随着时间而改变。
 
让特朗普的“幻想”破灭,拜登“补一刀”。
 
在东德长大的默克尔,早年对西方世界有着年轻的向往。当她还是一名年轻的科学家时,她发誓要移民到西方国家,退休后去美国各地旅行。没想到,1989年柏林墙倒了。第一次出国旅行,她去了加利福尼亚。
 
默克尔在加州之行后很快进入德国政坛,两年后成为部长,并于2000年当选为保守党领袖。
 
在小布什的第二个任期内,默克尔成为德国总理,并与小布什发展了密切的友谊。当时,她是少数支持小布什入侵伊拉克的欧洲重要领导人之一。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华盛顿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长期损害盟友的利益,这让默克尔越来越不耐烦。
 
 
 
默克尔和小布什。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这种疑虑持续增长。默克尔的助手表示,她最初认为奥巴马是一个不稳定、健谈和干涉主义的合作伙伴。2013年,外媒还曝光了一起不愉快的事件,包括默克尔在内的多位国家领导人的手机被国家安全局(NSA)窃听。到奥巴马第二任期结束时,他们的关系有所改善。然而,奥巴马多次批评德国的财政政策,导致美国和德国关系疏远。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德与美德的关系跌入谷底。特朗普对北约的质疑和对欧洲盟友的攻击削弱了默克尔对跨大西洋关系的信心。对默克尔来说,这意味着欧洲越来越需要经济、外交和军事独立。
 
2017年,默克尔在一次演讲中说:“我们可以依靠别人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欧洲人必须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到了2019年,默克尔已经完全放弃了修复与特朗普关系的希望。那一年,默克尔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猛烈抨击贸易壁垒和谎言,这被普遍认为是对特朗普的谴责。
 
 
 
2018年,默克尔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白宫。
 
今年1月,国会山的骚乱进一步强化了默克尔的想法。默克尔的助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如何在全球秩序中依赖美国?他们甚至不能支持自己的民主。”
 
拜登上台后,为美德与美德关系的回归带来了希望。但据默克尔的两名助手称,这种希望在美国撤离阿富汗期间消失了。德国是北约在阿富汗最大的军事力量之一,默克尔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投入政治资本,以确保德国议会批准政府在阿富汗的军事任务。然而,在没有通知柏林的情况下,美军放弃了一个对德国撤军非常重要的空军基地。这让默克尔大吃一惊。
 
 
 
━默克尔会见参与喀布尔撤离的德国人员。
 
默克尔在任期间13次访华:中国崛起不可避免。
 
外媒称,在德美关系发生变化的时候,默克尔对中国越来越感兴趣。在她的任期内,她访问了中国13次,超过了所有主要西方国家的领导人。2010年,她也在中国过生日。根据前外交政策顾问克里斯托夫·赫斯根的说法,默克尔还研究了中国的历史、政治和经济。据她的助手说,默克尔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默克尔对中国的兴趣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角色。中国是德国最大的海外市场。大众一半的销量在中国。许多德国制造商在中国销售的产品比所有其他市场都多,也超过了德国的国内市场。
 
 
 
2019年,默克尔访问了一家德国汽车供应商在中国的工厂。
 
2019年,默克尔在上次访华后告诉她的助手,中国的政府治理和经济管理正变得更加高效。相比之下,欧洲和美国受到两极分化和官僚惯性的制约。最近,她告诉她的助手,西方选举制度也倾向于“输出”素质正在下降的领导人。
 
2019年,默克尔在慕尼黑安全政策论坛上分享了这些观点。拜登坐在观众席上,即将宣布参加美国大选。
 
默克尔当时说:“中国有13亿人口,比德国大得多。我们可以尽力,做得好,超级强大,但一旦中国决定不想和德国保持良好关系,作为一个8000万人口的国家,我们不可能赢。”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默克尔认为美国遏制中国的努力终将失败。
 
2020年,美国派人到欧洲,试图说服欧洲国家不要使用华为的设备和技术。这个动作基本被忽略了,德国允许网络运营商使用华为设备。默克尔的一位高级顾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总理的手机多年来一直被美国情报机构监听,她并不害怕所谓的“监听”。
 
与法国携手谋求欧洲独立。
 
默克尔的“遗产”还包括试图建立一个更加独立的欧洲。其努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是重建德国和法国之间的友谊。
 
 
 
⊙2021年2月,默克尔与马克龙共同主持“德法防务安全委员会”线上会议。
 
德国和法国从一开始就是欧盟建立的重要推动力,也是欧盟发展的两驾马车。然而,近几十年来,德国经济持续发展,而法国却停滞不前。由于两国对欧元和欧元区未来进展的长期分歧,以及日益明显的经济发展不平衡,自2012年以来,德法关系被普遍认为停滞不前。
 
2018年马克龙上台、默克尔连任后,当时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会改善法德关系。随着英国“英国退出欧盟”和特朗普政府对美欧关系的影响,两国关系也被推回欧洲中心。2019年初,两国领导人签署了《新爱丽舍宫条约》,为两国关系增添了新的内容。例如,双方承诺建立“规则统一的德法共同经济区”,并同意在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研究领域加强合作。
 
法国在华盛顿也长期遭受挫折。上周,澳大利亚之间爆发了核潜艇协议,甚至为此召回了外交官。虽然美国和法国很快就“修好”了,但法国和德国一样,已经意识到依赖美国的时代已经结束,也在思考欧洲如何才能实现独立。
 
默克尔长期以来违背华盛顿的意愿利用德法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