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9-21 11:16 的文章

百亿富豪也愁债!重要资产股权遭冻结,公司评

亿万富翁也遇到债务困难!
 
诉讼、冻结重要资产股权、偿还数百亿短期债务、账户内仅有数亿货币资金……这一切都摆在山东蓝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桥集团”)实际控制人、山东日照亿万富翁叶成面前。
 
9月17日,联合信贷宣布下调山东蓝桥集团主体及相关债务评级。就在50多天前,联合信贷刚刚将山东蓝桥集团的评级从AA下调。
 
同样在9月17日,兰桥集团宣布将于9月26日支付19兰桥MTN001的利息,该期应付利息金额为3000万元。这一宣布可能会暂时缓解外界对评级下调和企业债务的担忧。
 
事实上,今天的困境并不是故事的全貌。2014年至2016年,山东蓝桥集团多次大规模海外并购一度无功而返,成为市场上的明星公司。
 
目前,蓝桥集团将如何自救?市场将拭目以待!
 
负债累累。
 
51天评级下降了两个级别。
 
9月17日,联合资信发布关于山东蓝桥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相关债务信用评级的公告,决定将山东蓝桥集团有限公司及“18蓝桥MTN001”、“19蓝桥MTN001”信用评级由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为负面。
 
距离上一次蓝桥集团被联合信用评级下调仅51天。7月28日,联信将蓝桥集团长期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
 
短短51天,联合资信两次下调兰桥集团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BBB+。
 
根据联信公告,蓝桥集团存在公司经营业绩下滑、短期偿债压力大、资产处置不及预期、或有风险增加三大问题。
 
 
Wind数据显示,兰桥集团目前有2只债券存续,存续规模9亿元,其中5亿只“18兰桥MTN001”将于今年11月6日到期,“19兰桥MTN001”将于2022年9月26日到期。
 
8月30日,盐桥集团公布2021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23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归母净利润3.58亿元,同比下降50.33%。
 
同时,公司债务偿还压力令人担忧。财务报告显示,截至6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439.2亿元,负债总额269.87亿元。其中流动负债203.61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0.79亿元,短期借款89.31亿元)合计140.1亿元。
 
与140亿元的短期债务相比,公司账户内货币资金只有3.01亿元,现金负债率为0.02,偿债压力较大。
 
此外,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兰桥集团及其子公司已12次被列为执行人。
 
2021年9月6日,蓝桥集团被青岛海事法院列为执行人,执行标的资金总额约1.7亿元。今年6月3日,蓝桥集团被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拟执行标的金额约7000万元。5月,兰桥集团被天津海事法院列为执行人,标的金额约712万元。
 
兰桥集团的三家子公司也多次被列为执行人,分别是山东兰桥石化、山东兰桥港口有限公司、山东兰桥房地产有限公司..
 
今年,山东蓝桥港口有限公司已6次被列为执行人,总金额约3.2亿元。公开资料显示,蓝桥集团持有其79%的股份。
 
也是在今年,兰桥集团的另一家子公司兰桥石化两次被列为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约为2.5亿元。兰桥集团持股比例为56.2%。
 
曾经“疯狂”的海外扩张。
 
兰桥集团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兰桥集团官网称,公司是以基础设施和能源产业为核心,多元产业主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依托“先港后厂”的产业模式,不断优化整合产业链,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形成了港口物流、石油化工、旅游地产、国际贸易等重大产业,是山东省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之一。
 
实际上,控制人叶成也是日照商业银行的董事。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叶城以165.3亿元财富位列2021年《财富》新500强富豪榜第282位,日照企业家富豪榜第3位。
 
山东蓝桥几年前的海外扩张简直是抢手货。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兰桥集团以2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上市能源公司西部能源。2015年,该公司以5.06亿澳元赢得了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府达尔文港99年的经营权。
 
2016年6月,兰桥集团投资2.5亿美元收购巴拿马最大港口马道港,计划在巴拿马运河建设马道港物流综合产业园。同年10月,公司投资1460万美元收购新西兰RKM油气田。加上之前的海外投资,过去四年累计海外投资已经超过80亿元。
 
这些海外港口项目投资金额巨大,征集周期长,受当地政治文化影响较大,盈利能力不确定。
 
对于兰桥集团目前的核心业务——石化业务,业内人士认为,石化行业周期性强,行业竞争激烈,炼化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正在逐步显现。原油价格波动和税收政策变化对炼油企业盈利能力构成挑战。
 
他认为,兰桥集团的原油初加工能力和综合加工能力在当地炼化企业规模中并不突出。
 
该机构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公司虽然于2017年6月取得进口原油使用权,但尚未取得进口原油资质,原材料采购受限,导致开工率较低。
 
目前公司产品结构不合理,无汽油产品。同时公司具备柴油、石油焦、蜡油、石脑油产能,柴油产品占比高。由于公司缺乏优质原油,只能以燃料油和渣油为主要原料,使得其产品重油化,附加值低。
 
蓝桥港的未来未知。
 
或有风险增加已成为蓝桥集团被联合信用评级下调评级的重要原因。公告称,根据联合征信通过公开渠道查询,自2021年9月以来,公司新增大量诉讼案件,公司持有的山东蓝桥港务有限公司股权被冻结。
 
据天眼查App显示,兰桥港股权18.06亿元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为2021年9月3日至2024年9月2日。被执行人为兰桥集团,被执行金额为兰桥集团持有的全部股权。执行通知书文号为(2021)沪74执保469号,执行法院为上海金融法院。
 
兰桥港是中国最大的民营港口,也是兰桥集团的重要资产。Wind数据显示,2020年,兰桥集团主营业务中有14.1%来自港口物流。
 
官网显示,蓝桥港位于山东日照黄海海州湾北岸。是一座年吞吐量3亿吨、泊位50多个的综合性深水港。2009年6月正式投入运营。目前已形成集港口装卸、仓储物流、国际贸易、船舶代理、远洋运输供应为一体的港口物流产业链。
 
2019年6月,兰桥港集团官方微信转载文章《中国最大民营港口兰桥港拟换股上市》。文章称,山东蓝桥集团正在推动蓝桥港重组上市。
 
据市场传闻,2020年后,为缓解流动性压力,蓝桥集团计划处置蓝桥港相关资产,但双方在评估价值上仍存在较大分歧,资产处置进展缓慢。
 
现在蓝桥港股权被冻结,未来走向也是个谜。